中国煤矿人才网

科技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 > 任正非:华为5G和核心网产业已不需要美国零部件

任正非:华为5G和核心网产业已不需要美国零部件

对于“实体清单”对华为产生的影响,任正非认为短期看不会有太大影响。

任正非:华为5G和核心网产业已不需要美国零部件

新京报讯(记者 陆一夫)10月10日,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美国《财富》杂志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9月19日。在此次采访中,任正非对华为向美国公司转让许可5G技术有更进一步的披露。

他表示,华为愿意遵循国际惯例FRAND原则,把5G专利以公平、无歧视的方式许可给美国公司,而且是将5G专有技术,包括完整的5G全套网络技术(软件源代码、硬件设计、生产制造技术、网规网优、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完全无保留地独家许可美国公司。此外,美国可以选择以美国通用芯片为主体的5G基站,也可以选择“美国通用芯片+华为芯片”的方式,华为也愿意转让许可5G芯片技术。

推荐阅读:

可将5G技术独家授权给美企 任正非:因为美国没有

全文!任正非详解"卖5G"和发债背后的故事

任正非认为此举对华为有利,“一方面缓和了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增加了竞争对手。竞争对手如果不强,华为公司也会衰落。”他透露,美国有很多社会精英人士在询问这件事情如何操作。

在任正非看来,如果有美国公司愿意购买华为的5G技术许可,应该是一家大公司,而且该公司有一些通信技术基础积累,与华为行业比较接近。“它可以在我们提供的技术方案基础上修改源程序、源代码,使得它能够完全独立于我们提供的原体系,以后华为也搞不清楚它用的技术,这样就解决了美国国家安全的担心问题。在它没有完成技术修改之前,我们把华为的技术进步透明地告诉它,保证它同步华为的进步。”

对于“实体清单”对华为产生的影响,任正非认为短期看不会有太大影响,“美国最担心的从5G到核心网产业,我们已经完全不需要美国零部件了。唯有终端产品的生态系统还会有影响,但是我们认为,两、三年左右这个影响就会完全消除。”

采访纪要原文:

任总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纪要

2019年9月19日

1、《财富》杂志CEO Alan Murray:非常感谢您今天花时间跟我们交流。我的主要问题和您这张烂飞机的图相关。请问这张图究竟是体现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一种短期波折,还是说我们正在朝某种形式的脱钩发展,而这种脱钩将对全球经济技术的运作方式造成重大影响?

任正非:拿这张照片比喻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深刻含义,只是觉得在遇上美国实体清单禁令过程中,我们很多地方受了伤。如果不把这些“洞”补好,也可能“飞机”就无法安全着陆。但是我们始终坚决支持全球化,决不会只顾着埋头补“飞机”,就忘了还要在全球化道路继续前进。我们还是在等待美国商务部批准后,美国厂家向我们恢复供应。

但是这个时间拖得越长,对美国越不利。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科技的国家,美国科技公司需要全球市场,如果美国与世界之间出现科技脱钩,人为切出一条数字鸿沟,对美国的先进公司是一个打击。比如微软这样的先进公司,它的Windows和Office实际是在全球市场居于垄断地位,如果美国政府不允许某些市场使用微软产品,这些市场就会有新的替代产品出现。当出现替代产品,就显著削弱了先进公司的市场占有;当它从这个市场退出时,就把市场空白区域让给了新兴成长的公司。当没有石头压住小草的时候,小草成长得更快乐了。所以,应该是落后国家想退出全球化;一个发达国家退出全球化,抛弃一部分市场,这不是聪明的做法。所以,我坚定不移支持全球化。当美国政府改变不正确的观点后,我们 “补飞机”的速度会减慢或者补好了不飞,以维护美国合作伙伴的利益。

2、Alan Murray:那另一种情况呢?如果华为仍然留在“实体清单”上,那么美国公司就不能向华为销售。从短期来看,这显然会对华为造成损失。如果从长期来看,比如说五年、十年之后,会给华为带来哪些影响?

任正非:短期来看也不会有太大影响。美国最担心的从5G到核心网产业,我们已经完全不需要美国零部件了。唯有终端产品的生态系统还会有影响,但是我们认为,两、三年左右这个影响就会完全消除。

Alan Murray:通过构建华为自己的生态系统来消除影响?

任正非:对。

Alan Murray:有没有可能从长期来看,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任正非:从公司长期发展来看,也许是好事。但是华为规模发展越来越大,命运越来越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心里会忐忑不安。我们坚定不移地拥护全球化,但,我们怎么能生存下来呢?所以最好是我们能够自己建立生态生存,同时并不排斥使用别人的生态、支持别人的生态。我们和有关公司有协议的,我们还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要坚守。

全球化是美国提出的,但是美国在破坏全球化规则。我一直是亲美的,一直打击我们公司内部的情绪冲动,最近还再次发文,支持内部服务的流程IT部门用“美国砖”、“欧洲砖”、“日本砖”修一个“万里长城”,千方百计地防止内部员工冲动在IT服务上要自主创新,去创造一个自己的内部管理IT平台。这样不仅成本高,而且拖累大。

3、Alan Murray:前两天您做出了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建议,说是华为愿意把自己的技术许可给美国公司。据我理解,华为历史上没有这么做过。华为此举是想缓解安全担忧。您的橄榄枝抛出去之后,有没有美国公司联系您?您认为,未来会不会有美国公司联系您呢?

任正非:首先讲讲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认为,世界由美国、欧洲、中日韩建立起一个平衡的技术生态系统。当然,这里是指技术性的生态系统,与谷歌的生态系统不同。因为人工智能时代很快就要来临,美国的光纤到户建设是滞后的,如果5G网络也滞后,美国的人工智能有可能会失去领先的优势。

第一,我们愿意遵循国际惯例FRAND原则,把5G专利以公平、无歧视的方式许可给美国公司;

第二,5G专有技术,包括完整的5G全套网络技术(软件源代码、硬件设计、生产制造技术、网规网优、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完全无保留地独家许可美国公司,这样美国、欧洲、中国公司同时起步,在新技术上继续竞争;

第三,美国可以选择以美国通用芯片为主体的5G基站,也可以选择“美国通用芯片+华为芯片”的方式,如果需要我们的5G芯片技术,也可以转让许可。

这件事情对华为是有利的。一方面缓和了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增加了竞争对手。竞争对手如果不强,华为公司也会衰落。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持有完全开放的态度。我们认为,未来信息社会的市场会非常宽广,还有更大的空间,充分容得下多个大公司、千万个小公司服务、竞争。当我们公司在很多领域上称霸世界的时候,可能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Alan Murray:“如果在很多领域称霸世界,离死亡就不远了。”您为什么这么说?能展开阐述一下吗?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