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矿人才网

电影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电影 > 事迹写入电影剧本 “脑瘫拳王”诉侵权

事迹写入电影剧本 “脑瘫拳王”诉侵权

  事迹写入电影剧本 “脑瘫拳王”诉侵权
  拳击手汪强称导演高伟伦及电影公司未经授权,将其亲身经历改编、宣传电影剧本;被告方称汪强无著作权

事迹写入电影剧本 “脑瘫拳王”诉侵权

  庭审结束后,汪强与律师接受记者采访。

事迹写入电影剧本 “脑瘫拳王”诉侵权

  昨日,起诉侵权的脑瘫拳击手汪强坐在原告席上,倾听坐在旁边的律师发言。本版摄影/实习生 陈婉婷

  脑瘫拳击手汪强称,在委托青岛一家公司把自己的人生经历拍成电影后,却发现导演高伟伦等未获授权便开始宣传要拍自己的故事,为此,汪强将高伟伦、霍尔果斯鲲池影业有限公司等四被告告上法院维护著作权。

  昨日下午,该案在北京朝阳法院开庭审理,被告方称相关电影已经停止拍摄,不存在侵权。同时指出由于汪强已与第三方公司签订授权书,作为原型汪强并不享有涉诉作品的著作权,汪强不是适格原告

  原告:改编剧本未获授权

  昨日下午,曾被媒体公开报道为“脑瘫拳王”的汪强坐在原告席上,因为表达能力欠缺,他一直未说过话,一切都是律师代理人表达。

  汪强起诉称,自己患有脑瘫,后在父亲的教育指导下,克服困难成为一名职业拳击手。2015年,汪强与青岛唐赫影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唐赫公司)签订委托书,独家授权该公司将自己的亲身经历拟写故事大纲、编写剧本,拍摄制作成影视作品,双方约定该作品著作权由唐赫公司享有。

  汪强说,其间被告高伟伦导演多次找到他,向他索要根据真人事迹改编影视作品的授权,被汪强拒绝并明确告知已授权给第三人。后汪强发现高伟伦在其网站及项目宣传材料上以《绳角》为名,宣传、推介、拍摄内容与原告授权第三人故事相同的电影剧本,并标注“根据患有脑瘫的天才拳击手汪某真人故事改编”等,并大量使用了原告及其父亲的照片。

  汪强主张被告霍尔果斯鲲池影业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霍尔果斯鲲池影业有限公司(两公司简称鲲池影业)、四川热窝影业有限公司(简称热窝影业)和高伟伦侵害其著作权,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停止以“原告真人事迹改编”、“原告授权”为名所进行的影视作品宣传及发行等侵权行为,并赔偿其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2万元。

  被告:影片已经停止拍摄

  庭上,四被告均不同意原告诉讼请求。鲲池影业答辩称,汪强不是本案作品的著作权人,不享有著作权。涉案作品是剧本特殊权属,根据汪强与唐赫公司签订的授权书,及山东省版权局的文件,显示涉案作品的著作权人是唐赫公司,而非汪强。此外,公司没有汪强诉称的宣传、融资、拍摄、放映的行为。2018年6月,涉案影片不再拍摄,投资款已转为其他项目,网站也撤掉了涉案影片的相关信息。

  “汪强诉状中所述内容与事实不符,是凭空捏造的”,热窝影业和高伟伦共同答辩称,从未就改编原告真人事迹进行影片的融资、拍摄、放映,也未在网站进行宣传,不存在向其他公司发送项目的行为,汪强要求被告在省级以上媒体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缺乏依据。同时汪强在诉状中承认其只是作品中的原型,不是著作权人,著作权人是第三人唐赫公司。“本案著作权侵权纠纷,汪强不享有涉案作品著作权,不是适格原告。”

  四被告请求驳回原告起诉,同时不同意调解。此案未当庭宣判。

  ■ 焦点

  改编剧本原型是否享有著作权

  本案争议的焦点围绕汪强是否享有著作权以及被告行为是否侵权展开。

  汪强认为,此案表面上是著作权纠纷,但背后反映着“未经本人授权同意能否拍摄本人真人真事”的问题。“当一个人的特殊经历被编写成剧本时能否受到保护?我们认为他肯定是侵犯了肖像权和姓名权等,因此我们起诉维护著作权。”汪强代理律师说,汪强已约定将电影授权给了本案第三人,因此有解决处理这个侵权问题的义务。

  汪强代理律师补充表示,当时被告在宣传时提到了电影由汪强的经历改编,容易让人误以为是汪强授权的电影。当时高伟伦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到原告家里要求授权,均被拒绝。目前被告虽然已经撤销了项目,但是给原告造成恶劣影响。“虽然说电影停拍,但网上可以搜到演员杀青,所以不排除以后会宣传放映。”

  就此鲲池影业回应称,“真人真事”与“剧本”不是同样事物,不能混淆。其次认为原告没有产生不良影响后果的证据。被告三、四代理人称,著作权是脑力劳动的结果,是创作和艺术加工的作品,原告的“亲身经历”是原型,不享有作品著作权。被告认为不排除原告借此炒作。

  ■ 对话

  原告:筹备电影时发现已被改编

  庭审结束后,面对媒体记者的汪强显得有一些激动,但因为是脑瘫患者,他很难控制住自己的动作和口型。虽然汪强很努力地希望回答问题,说话很用力,但记者还是很难听清楚他想表达的事情,很多问题由代理律师田建宏替他表达。

  新京报:在庭审中你们提到,导演高伟伦曾多次登门要求授权?

  汪强(说的断断续续很用力):当时高导跟我爸爸打电话,想拍一个电影,后来还有投资人、律师上我们家来,给我们家买了很多东西。

  新京报:大概是在什么时候?

  田建宏:2015年左右,汪强的事情被媒体报道后,他们就找我们希望拍电影。当时在全国有二十多个卫视台都在报道这个励志故事。脑瘫孩子生活没法自理,又没有更好的医疗办法,但汪强却成为了拳击手。

  新京报:为什么最终没有授权给高伟伦和本案被告公司拍摄影片?

  田建宏:当时汪强父亲已经和唐赫公司签约,如果再授权给其他公司,就是违约了。2017年,我们正在筹备这个电影的时候,投资人发现了这个情况(故事被高伟伦及相关公司改编及用于宣传),我们希望通过法庭解决纠纷,马上启动影片拍摄。

  新京报:既然从始至终就没有授权本案的被告方,那他们是如何获得素材拍摄电影?

  田建宏:对汪强的公开报道非常多,可以很容易地获取素材。

  新京报:能介绍一下汪强的经历吗?

  田建宏:汪强出生大概两个月以后,父母发现他行动、智商有缺陷,后被确诊为脑瘫。汪强父母为此跑遍全国各大医院,都没有非常有效的治疗办法。于是他父亲自己琢磨,根据中医给孩子按摩,慢慢能走路了,表达也可以了,上学后生活也能自理了。为了培养他智商,汪强爸爸让他自己买东西,教他下象棋。因为汪强父亲本身是拳击教练,以前做过天津武警的武术教练,怕孩子被欺负,就教他拳击,汪强就此走上了拳击之路。

  汪强:大概2015年9月份,我去上海参加了一个拳击比赛,有记者在我练拳时候看到了我,通过报道后我就得到关注。

  新京报:目前汪强在做什么?

  田建宏:主要是教学,教小孩和业余拳击手。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洋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