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矿人才网

认识植物

当前位置: 首页 > 植物 > 认识植物 >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裂叶鳞蕊藤(湖南省新记录)。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裂叶鳞蕊藤(湖南省新记录)。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假地豆。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单毛刺蒴麻。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水蜡烛。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藤竹草。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小鱼仙草。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绥宁·牛藤果。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泥花草。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显脉香茶菜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鸭舌草。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通道县·阔叶丰花草。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长沙·长柄双花木。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长沙·白花泡桐的种子。

一个长沙植物猎人的2017年记

绥宁·白花异叶苣苔。

把2017,掰开给你看。

建军是我认识搞植物学中最腼腆的一位。他的老师喻勋林说他是看上了一个湘妹子才留在了湖南,我觉得更可能是湖南的山与林。他喜欢每周一有空闲就端起尼康D7100,和他的二手镜头,跑到湖南的各个林场、保护区去搜猎自己钟意的植物。有些是湖南的新纪录种,有些则可能是一个新种。

每次,在常人所难关注的角落发现新的植物都让建军兴高采烈。如两年前在涟源龙山登顶途中,曾经来此做植物调查的他偶然间在灌木层中发现一丛攀缘的马兜铃,其外貌形状不同于他所熟知的。采集回学校,做DNA比对后竟然是一个新种。其所生长之地就在涟源县众人登山的脚旁,竟隐藏多年无人发现。建军解释,这里不是自然保区,森林覆盖率也有限,调查的人也少有关注到这个荒僻的地方。除了马兜铃的新发现,那次登顶途中还看到了伯乐树。常人眼皮底下,也有珍稀或未发现的物种,只待有人去发现。

建军的腼腆,就在发现新种时不可说的神秘,仿佛他是那个新星系的标注者。一脸神秘的打来电话,“喂,你在哪里,我跟你说,我今天又在通道发现一个疑似新种。”我问他是什么,他不说。我问他可以发表么,他说要在专业的杂志上发表之后才给我看。仿佛我看了一眼,那个新发现就不是他的了。

不过,我尊重这些植物猎人的专注精神。常年的野外调查工作都是在兴趣的支撑下完成的。有时候为了节省去一个地方的路费与餐费,会想尽办法蹭吃蹭睡。

有次,听他的一个师弟讲,他们在贵州拍摄兰花时,在山里转悠到晚上7点,天黑了,他们从林子中走到路上,一辆回去的车都打不到。顺着柏油路往县城走的时候,突然远处跑来一辆大奔。建军一个快步跑上去,帅气地拦下,并与一位女司机一起下山。师弟此后甚为佩服,常为谈资。

建军与其他植物调查者最大的不同可能是继承了老师们拍微距的功底。每一张可爱的小图,都是植物界难以瞥见的灵光之彩。这些光彩采撷自湖南边远的山区,有些则在脚边,如今年十月,在长沙行道树捡到的白花泡桐,谁会想到掰开它带有翼状的种子,放在镜头前摆弄,拍出冰晶一般的结构呢。

“你把它掰开看看嘛。”

时常行走野外的建军不耐烦地说。

我们确实要怀着多一些的好奇心,将身边的世界多掰开看看。

上面是2017年他在长沙、通道、绥宁等地拍摄的一组图片,怀着同样神秘感,新纪录与新种都没有给我们。如果想认识一个植物世界的长沙,不妨约上他,他知道植物园与岳麓山哪里的木兰花最好看。

我的这位朋友姓周,长沙一个可爱的植物猎人。 组图/周建军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