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煤矿人才网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高校“代族”买卖火 替你跑腿还替你喊到?

高校“代族”买卖火 替你跑腿还替你喊到?

  原标题:高校“代族”买卖火 替你跑腿还替你喊到

  代上课代写论文都属于作弊行为,对己对人对社会都有害无利

  “有没有代考,需要一名女生,9日下午3点至5点。”“明早第一讲,代课,黑发女。”“求下周一上午第一节代课小姐姐。”“急求今天上午8点30分,思政课,点完名就走。”“帮忙写论文,内容简单,时间充足。”……近日,省内某高校“学习交流群”里,学生们交流的不是学习信息,而是发出了各种代考、代课信息。

  代取快递、代打饭、代上课、代考试、代考试报名、代打水、代办宽带……如今的高校里,出现了“代族”,专门代别人做各种事儿,不同的代理业务有着不一样的收费标准。临到学期末,“代族”的业务更是繁忙。连日来,记者就此事,走进校园,走进课堂,了解高校里的“代现象”。

  代取快递 难度不大,竞争激烈

  12月14日,记者来到太原师范学院的校门口,看到一辆快递车被不少同学围着,有两名同学拿着七八件快递还拿着一个大袋子。记者上前一问,才知道这两个同学都是帮别人取快递,不过是有偿服务。听到记者打听代取快递的事,一名同学十分热情地要记者扫一下她的微信,说自己能帮忙取快递。记者看到,这名同学的网名就叫“专业代取快递,童叟无欺”。

  这名同学姓李,今年大三。她说自己再做最后一个月,就不做了。“现在代取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比顾客还要多,很难抢到单子,也挣不了多少钱。”小李感叹说,“一件快递的代取费也就两三块钱,都要送到顾客的指定位置。挺累的,以前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赚个三四十元钱,现在一天最多才挣不到20元。”

  另外一名代取的男同学说自己能挣不少,因为有自行车可以送得多一些快一些,而且快递员来的时候大多集中在上午10时左右,那会儿大家正是上课的时间,没人和自己抢单。这位同学是大二学生,上午10时也应该在上课啊,怎么取快递呢?“我不怕,逃一会儿课嘛,又不是啥大事儿,上课一般是开始和结束点名,只要保证那会儿在就行,谁还没有中途上厕所的时候。只要干活利索,就有回头客。”该同学说得很轻松。

  “代课”群人声鼎沸 需求量高,接单也很快

  代取快递、代打饭、代打水等还可以让人理解和接受,但记者采访中发现,代上课也是代族们的主要业务。

  12月12日,记者在某高校随机采访了几名同学对“代课”“代写作业”的看法,有人觉得很好,但也有人觉得不应该。“我觉得很方便啊,能把时间最大地利用化。”“代课代写作业很过分,干脆让别人代你上学吧。”“很好啊,我觉得,不仅增加了一部分收入,大学生自食其力有什么不好?还能锻炼自己。”还有热情的同学将记者拉进“学习交流群”,说可以在这里面看到一些“代课”信息。

  刚加入群里,就有新信息跳出:“周四上午8点20分,近代史,帮答到,点完名就可以走,仅限女生,愿意的私聊……”不出3分钟,之前发出消息的人又发出消息“有人接了”。这句话刚发出,群里又有人发了别的课程的代课请求,报酬私聊,每次有人发出此类消息,都很快有人接单。

  记者注意到,在这个微信群中,除了求代课的信息外,还有代替写作业写论文等。每隔一段时间,这个群就有新人加入,现在群人数已经到达500人。

  “除了上自己的课外,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接单,替别人上课。”常年代课的大三学生小罗说道。小罗告诉记者,甚至有学生连自己的课也不去上,而去上别人的课,因为“有钱拿”。一般情况,上2个小时的选修课能得到的报酬是30元到50元。

  不少做过代课生意的学生称,代课也是有“淡旺季”的,一般临近中秋、国庆这样的假期,求代课的人会多一点,因为很多学生计划要提前离校,很多课就不愿意上了。

  群里,还有人发消息“需要写心得体会的联系我,3000字+”,记者加上了这名网名叫“续”的同学,写3000字要多少钱呢,“续”说100元包过。随后对方十分谨慎地问记者的身份,记者说是帮舍友咨询,对方这才放下疑心,还告诉记者他是专业的,100元肯定不亏。记者说再考虑一下的时候,对方告诉记者,现在加他的人太多了,要是时间太晚他就不接单了,做不过来。说完后,就不再多和记者闲聊。

  记者接单体验 代上了一堂高数课

  记者改了在群里的昵称,叫做“代课·女”。13日,记者通过“大学代课群”接了一单代课生意。对方是一名上大一的女同学小林,上课时间是14日上午10时,高数课,地点位于省城某高校。

  14日上午9时50分,记者准时到达上课教室。教室内已经坐了20多个学生,基本聚集在教室后排。10分钟后,老师开始上课,进入教室的学生开始越来越多,到10时10分左右,大约有近80名学生来上课。同学之间大多没有什么交流,记者问了周围的同学才知道,他们大一新生有些连自己班同学都不认识,更别提系里的同学了。

  上完课后,老师开始点名。记者帮发单的同学答“到”时,老师根本没有什么怀疑,就点下一个同学了。经了解,这位高数老师在开学初就立下了规定,点到3次不在,平时成绩要扣30分,如果3次点到不在还不请假的同学,期末很有可能会挂科。

  记者按照之前的约定,拍了一张课堂上的照片发给小林,很快,支付宝里就收到了小林发来的40元钱报酬,还和记者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小林告诉记者,自己在较远的地方,赶不回来上课,快到期末了也不好意思和老师请假,“这是我第一次找人代课,有点心虚。”上课时,记者注意到,坐在记者前方和后方的两名学生喊了两次“到”,前方的男生也在上完课后拍照片发了出去。当记者问他是否为他人“代课”时,对方笑而不答。

  成功做完一单生意后,记者和其他“从业者”聊了起来。多名代课者告诉记者,除了入群时需要交1元费用外,其他群主就不管了,其实,各高校还存在不少“代课中介”,他们有的是代课群的创办者,有的通过个人账号发布代课信息,通过促成代课交易,收取3元到5元的中介费。

  “代课双方又不认识,所以出钱的人有点不放心,就找到了中介,中介相对来说让人放心。”曾通过中介接单的小莫称,把需要代课的信息发给中介,再把钱打过去,中介保证能找到代课的人。即便知道中介会抽一点,但很多人还是会图省事心甘情愿地找中介。

  代课被发现 可能被“挂科”或被扣学分

相关信息: